专注小学生作文-百分作文网

新闻与散文是一对兄妹

我当记者几十年,只写新闻,不作散文,但却经常读散文。除了个人兴趣,还因为新闻界前辈穆青先生的影响。他在上世纪60年代就提出,尝试用散文笔法写新闻;到了80年代,更明确提出把散文笔法作为新闻改革一个突破点。这一论点甚至在新闻界引发了一场争论。

争论的缘由不去说它了。无非是说新闻自有其特殊的表达规律,不可能“散文化”。其实,穆青只是倡导新闻写作可以在结构、语言、写法上借鉴散文自由活泼的长处,改变那种沉重的死板的公文化概念化写作模式,他从来也没有说过新闻要散文“化”。有些论者误解了他的意思。

争论归争论,只是少数人的理念之争。在穆青的影响下,越来越多的记者借用散文笔法来进行新闻写作,全国媒体普遍出现了重视现场短新闻、实录新闻和视觉新闻的趋势。新华社举办青年记者培训班,我所在的解放军报社在一线记者中展开了采写竞赛。1990-1992年连续三届全国现场短新闻一等奖,都是军报夺冠。原总政群工部长祝庭勋少将,战争年代当过新华社记者,1990年6月调任解放军报社社长,即提出改进新闻写作。1991年,军报记者处长刘波组织新闻小分队,南下广州战区,采写了一批散文式的短新闻作为示范。那一次从兰州到广州,让我这个西北记者第一次看到了海。在广西,我第一次见到了战后的法卡山、友谊关,并发出一篇消息《战士,永远是和平的使者》,导语是这样写的:

本报讯 11月14日,记者穿过友谊关城楼,前行200米,站在了那座刻写着“HA-N0172KM”字样的红头里程碑前。四周合抱粗的榕树无声地遮蔽着坑坑点点的柏油路面。中越边境0公里处静悄悄。

这篇新闻是报道中越边境停战后的景象,从结构到语言均采用了散文的笔法,这让我想到一部电影,苏联红军攻克柏林的电影镜头,照相机里哨所雷达天线与山下边贸市场进入同一画面。此稿后来获得第三届全国现场短新闻奖第一名。著名散文家、人民日报社副总编梁衡,作为这一届新闻奖的评委,为此稿撰写了一篇阅评。

1996年7月1日,我在深圳,一天之内观察罗湖桥、中英街和驻港部队三个现场,采写了一组三篇短新闻《香港回归倒计时一周年深圳即景》,试图用抒情化的笔调和散文式的结构,用随处可见的生活化细节,来表达香港回归带给人们的喜悦情感。中英街一稿的开头是这样写的:

“本报深圳7月1日电 不到4米宽的中英街像一条河,涌动的人流把那座立在街头写有‘光绪二十四年,中英边界’的界碑淹没得快要看不见了。”

驻港部队一稿的结尾是:

“晚上8点,礼堂。广州军区战士歌舞团正进行文艺演出。一位叫张波的作家为驻港部队专门写了一首歌《明年今日》,激起了长长的掌声:365天很短很短,猛回头还看得见虎门销烟;365天很快很快,我们的脚步将要跨越百年……”

我很喜欢在新闻中有点散文的味道。其实,按中国传统的文体分类,除小说、戏剧、诗歌之外,其余都属于散文。从广义上说,新闻即是散文的一种。在外国,也有类似的分类。英国著名记者、散文家、评论家奥威尔是把新闻也列入文学体裁的。有些获普利策新闻奖的作品,对生活真相的揭示,甚至超过了文学作品。

当然,新闻毕竟不同于文学意义上的散文。新闻首先是要讲时效的,新闻是报道最新发生的读者欲知而未知的信息。这都不是散文的任务。而且,发新闻是需要记者身有所属,需要报道平台以信誉担责的,新闻不是个人行为。退休之后,我这个老新闻没有了用武之地,便开始学习写散文。过去写新闻,是写别人的事,新闻、典型、评论;而今写散文,则是写自己的事,所见、所闻、所感。共同的一点是,都是真人真事。我写了一些怀旧的往事:《兵之初:1973年在呼图壁》《我的军报我的大院》;也写了一些旅行见闻:《驻英使馆做客遐想》《黑池舞蹈节的中国元素》等等,觉得散文比新闻更自由,更有味道,陈谷子烂芝麻的旧闻轶事都可以写成散文。

当然,散文比新闻的受众面要小多了。不过,我写散文,并不奢望进入文学家的殿堂,只是发到朋友圈里给大家调侃,就像老大妈跳广场舞,自娱自乐,不至于让自己大脑失忆。当年办报时,我也曾批评有些新闻缺少针对性,“谁写谁看,写谁谁看”;而现在写散文,我觉得,谁写谁看,写谁谁看,未必不是一种乐趣。

刘震云说他对散文有点发怵,因为散文与人最直接,人与散文最坦白,最真诚,所以只能敬而远之。我的老乡韩石山说得更绝对—“散文,神仙也写不好”。在他眼里,别说现当代散文看不上,即使古代散文,也只有东方朔《登徒子好色赋》、司马迁《报任安书》、韩愈《祭十二郎文》、归有光《项脊轩志》、沈浮《浮生六记》等寥寥几篇,连10篇也数不出来。这实在太苛刻了,未免有点哗众取宠。其实,大可不必如此高深。什么文章千古事,别把写作说得那么神圣,不是什么文章都可以流传千古的。一个作家把梦想放到诺贝尔奖,志向固然远大可敬,但恐怕一辈子难有幸福感;而一个经常发表“豆腐块”的业余作家,却常常志得意满,因为他的底线是,吃到豆腐就是幸福。

上一篇:贾平凹散文集《自在独行》发行量过百万

下一篇:贾平凹获三毛散文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