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注小学生作文-百分作文网

邢丹文:在生命中,看热闹还是看名堂?

原创: 王欢 假杂志

邢丹文:在生命中,看热闹还是看名堂?

邢丹文, Pill药, A9, 油画布输出, 25x28cm
访谈
邢丹文谈《生命处方》

采访并文/王欢, 口述/邢丹文
假杂志:人们时常会在意艺术家的创作动机,也即是关于“自我”该徘徊在哪个位置。完全的自我会被诟病成过于私人,不关心社会和人类;可一旦作品关注的对象离这个艺术家的私人经验相去甚远的时候,又会被说与他个人脉络无关。你的创作经常源于个人经验,而投射出更驳杂的城市与人的议题,可否谈谈对于这种平衡你是如何保持的吗?
邢丹文:我的作品往往关注社会与人的生存境遇,但是我的语言都比较含蓄,方法基本也是通过观察生存的体验为途径。我总是以自我角度、个人体会,去分析、观察日常生活的东西,生存的时代和生命的经验,最终落脚到人生活在社会这种无形的结构里的现象。我认为每个人都是一个体,因个体才构筑了社会性,社会的复杂性和生活的戏剧性。你不能规定人应该都是一样的,无论如何,人都是个体。所以,我经常将自身转化成个体去看待这些问题。

邢丹文:在生命中,看热闹还是看名堂?

邢丹文, 个展“生命处方”装置现场
博而励画廊, 北京, 2019

假杂志:这就让我有些了解你近期新作品《生命处方》的创作状态了。在这个作品中,有记录了一段近乎歇斯底里的吞药行为,我想那应该不是凭空而来,是在过往中曾有怎样的个人经历或类似的体验吗?
邢丹文:吃药本身的体会确实是我生命中体验到的一个有点到了“极端地步”的事情,因为有段时间我身体特别不好,一次看病医生,他给我开了太多的药,十多种药搞得我很忙乱,于是就买了一个专门分配药的药盒。配置完毕后,拆掉的包装桌上地面铺天盖地,面积体积之大,让我震惊了。我从未想过药量会这么大,这件事第一次如此强烈地引起了我在感官上的认识。人为了维护好生命,这一辈子会有多少“颗颗粒粒”的外来物填进肚子里呢?另外之所以“吃”,无论是药物还是营养品或者其他,都是怀有依赖心理的,人们觉得吃“药”一定会带来好处才会如此主动。
所以我在想,人一生中,药(在某种程度上)就像是一个欲望,它是在依赖和渴望得到帮助的状态下催发的。而所有欲望都是具有诱惑力的,所有这些欲望让我觉得吃药吃到吃不下还不肯放弃,这样的状态和人的欲望一样——在物质越发达的条件下,欲望则愈发膨胀,人就是生活在欲望中的囚徒,被诱惑迷惑难以节制,欲望变得越发不可控,好像一个陷阱。人其实活得很不轻松,就是因为永远将自己圈在这个圈子里面,无限恶性循环。

邢丹文:在生命中,看热闹还是看名堂?

邢丹文, Pill药, A8, 油画布输出, 25x28cm
假杂志:将药和欲望放在一起比较和谈论很有意思,其实我们在生活中也能看到许多类似的行为,比如拜神,很多时候不是信仰,而是“求神办事”,也是欲望。
邢丹文:就是因为人没办法解脱,我觉得人都是自己的囚犯。我周围有一些从西方回来的年轻人,开始信基督教,还有以“基督教的方式”结婚,我会觉得说,很多人并非从小受家庭环境影响要信教,而是因为现实生活中,他们已经无法自己去把控如何面对这些现实问题,才会将一些事情交付“上帝”决定,包括感情,我觉得无非是对自己束手无策,主动成为一种囚犯。当然,我不是一个反对宗教的人,我很信奉宗教的精神,但不信任何宗教。
假杂志:是否可以继续谈谈《生命处方》这件作品的构建过程。
邢丹文:我这几年的录像作品都跟行为过程有关系,实施行为,再拍摄和剪辑。而《生命处方》这部作品是我三年前做的拍摄,当时请了几位年轻人帮我把机,因为我是被拍摄者,而且行为本身很痛苦,难度很大,无法同时指挥拍摄,当行为结束之后,才发现各种各样的拍摄技术问题,直接影响后期制作,当时非常苦恼,因为我也不可能再做一次这样的行为,所以素材就搁浅了。但我一直不想放弃这个作品的想法,直到去年冬天在荷兰,经朋友介绍,我遇到了一位非常有名的后期制作人Reinier van Brummelen,他是彼得·格林纳威(Peter Greenaway)35年的摄影和后期制作。在他的建议和帮助下,最终的影像视觉做了绘画质感的特效。当然,工作量很大,需要一帧一帧渲染,声音也是全部抹掉,在音棚里配音录制再重新置入的,整个东西最后已经脱离了纪实拍摄,但又是基于写实本身。

上一篇:李修文新作《致江东父老》:为不值一提的人或事,建一座纪念碑

下一篇:南宁晚报